<u id="rj4lf"></u>

    <u id="rj4lf"></u>

    <strike id="rj4lf"><b id="rj4lf"></b></strike>
    1. <dfn id="rj4lf"></dfn>

      <i id="rj4lf"><tbody id="rj4lf"></tbody></i>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2. 1.jpg
    3. 黨建網 > 紅色經典
      長征途中的春節
      發表時間:2024-02-19 來源:人民政協報

      彭援軍

       

        1935年大年三十(2月3日除夕日),紅軍從永寧出發,在金鵝池宿營,行軍70里。

        

         正月初一(2月4日春節),紅軍從金鵝池出發,到大壩宿營,行軍60里。

        

         初二(2月5日),從大壩到吳村,行軍25里。

        

         初三(2月6日),從吳村經炭場到建武城,行軍90里。

        

         初四(2月7日),從建武城經洛陽河到羅海,行軍50里。

        

         初五(2月8日),從羅海經麻河塘到三口塘,行軍60里。

        

         正月十六(2月19日),紅軍從走馬壩經太平渡到馬義溝,行軍65里。

        

         正月廿二(2月25日),紅軍從馬義溝經豐材壩到東皇殿,行軍70里。

        

         1935年的2月份有28天,紅軍在正月里行軍達26天,總計行程1630華里,其中最多的一天是2月27日(正月廿四),從蝦神廟經四朱站到達遵義,紅軍走了100里。

        

         劉亞樓描述紅軍“過長征年” 

        

         劉亞樓在長征中曾參與指揮紅軍取得強渡烏江、飛奪瀘定橋勝利,他在《渡烏江》一文中有一節是“過長征年”,文中描述道:

        

         年底最后一天,部隊照例是要開盛大的同樂會,慶祝一年來所獲的勝利,檢討一年來的戰斗和工作,組織游藝會餐。這次過年是在長征途中,與往年不同。會餐游藝都在比較小的單位簡單進行,而且不是主要內容。最主要的精神是集中在當前的戰斗,部隊內呈現著另一種緊張的氣象和愉快的心情。連隊的晚會,都是報告和討論當前的戰略方針,宣傳鼓動突破烏江之戰斗。

        

         “突破烏江”“拿下遵桐”“完成先頭師的戰斗任務”“到遵桐去慶祝新年”……是當時的戰斗口號。

        

         新年伊始,突破烏江 

        

         1934年除夕,紅軍三路大軍分別抵達烏江南岸。此時,王家烈部退過重安江,匯合猶國材部據守平越(福泉)、馬場坪一帶;遵義至烏江防務由侯之擔部擔任。侯之擔派其副師長侯漢佑為前敵指揮,帶川南邊防軍第一旅的第一團駐守遵義,負責城防;派第三旅旅長林秀生為江防司令。林秀生本人帶一個獨立團駐扎甕安豬場(珠藏);派第五、六兩個團前進到江界河渡口防守,第二團到茶山關渡口防守。另由王家烈部的第八團到箐口渡口防守。林秀生曾向侯之擔報告:“江防工事,重壘而堅,官兵勤勞不懈,扼險固守,可保無虞?!?/p>

        

         1935年1月1日,紅軍中路先頭部隊逼近烏江江界河邊,進行火力偵察,了解地形、水流與對岸敵人的配備情況后,決定佯攻老渡口大道,主攻上游新渡口的小道。

        

         2日上午,我軍向對岸敵人發動攻勢,挑選善于游水的八名戰士赤身躍入江中,在強大火力掩護下,向對岸游去。十幾分鐘后,到達對岸。他們帶了一條粗棕繩,但因水深流急,無法拉過,不能架橋。后又改用竹筏強渡,但是撐到中流也被敵人炮彈打翻,只得將已登彼岸的八個人召回南岸。

        

         第一次強渡,沒有成功。

        

         當天夜晚,又實行偷渡。黃昏以后,擔任偷渡的一個營到達江邊。第一個筏子從老虎洞腳偷偷往江中劃去,敵人并未發覺,第二個筏子由毛連長帶著4個戰士再往江中劃去。過了20多分鐘,尚未看見他們到達對岸的信號,大家心里都很焦灼。一小時后,第一個筏子上的戰士沿南岸回來,說水流太急,黑夜無所指向,到江心時被沖至下游才靠南岸,由一個農民指引回來。第二個筏子情況仍難以判斷。于是只得再放出第3個筏子,但劃至中流仍然折回。

        

         偷渡遂告停止。

        

         3日上午,又開始強渡,三個竹筏裝著輕裝的十幾名勇士,在濃密的火力掩護下,仍由老虎洞腳下向敵岸劃去。在離對岸不遠時,敵人拼命向竹筏射擊。突然在敵人軍事哨抵抗線的石崖下,響起了對敵人作抵近射擊的機關槍聲,接著一陣手榴彈把敵人打得落花流水。

        

         原來毛連長于2日晚上率領4名戰士,于黑夜乘竹筏到達對岸,登岸以后,不見后續部隊再渡,便用火光作信號,未被對岸我軍發現。在萬分焦慮之下,毛連長便與4名戰士在江岸一石崖下緊緊圍在一塊,熬到天亮。

        

         聽到南岸吹起進軍號時,5人高興萬分,當3只竹筏快靠岸時,他們立即出擊配合,占據前沿陣地。此時,敵人預備隊增援上來,很快被南岸我軍火力封鎖了來路。

        

         我后續部隊繼續強渡,一個班很快占領敵右前方的一個石峰,向下猛力射擊,敵人站不住腳,開始動搖。此時,老渡口方面之敵聽見其右翼紅軍的沖鋒號和喊殺聲,還有手榴彈和炮彈爆炸聲,知道形勢不妙,也開始動搖。我過河部隊趁勢猛攻,把敵人全線擊潰。

        

         天險烏江,就這樣被我軍渡過。

        

         一槍驚潰敵人一個團 

        

         1934年12月31日,我右翼先頭部隊從余慶縣的龍溪到烏江南岸的迴龍場,與對岸守敵隔河炮戰,經我炮兵連轟三炮,將敵人設在構林坳山頭的工事打毀,敵人火力暫時被我軍炮火壓下去。這一地段的烏江險峻,兩岸全是幾百米高的大山,聳天壁立,活像用刀切過一樣。江面足有一百米寬,滔滔江水不時翻起白浪,響起嘩嘩的吼聲。

        

         指戰員們一面砍伐河岸邊的粗大毛竹,準備扎筏和架橋的材料,一面到沿河寨子里訪問農民,找他們了解渡河的地方。在巖門屯下老渡口遇到一個船工,在他指點下,才知道老渡口上游的魚子塘江面水流稍緩,可以劃筏子過江。

        

         1935年1月1日,我軍將砍下來的毛竹偷運到魚子塘河面,扎成可坐10多人的竹筏數只,半夜時分,由這個老船工與另一個農民各劃一個小筏牽著一根大繩,渡過江去。那個農民所劃的竹筏到了江心卻被水沖得不能靠岸。他便將繩子拴在江邊大石上又劃回南岸。接著數十個紅軍便分別跳上3只竹筏,拉著繩子,劃到北岸。由于黑夜風大,伸手不見五指,已過江部隊暫在江邊水樹林內駐扎,待拂曉攻擊。

        

         在偷渡的同時,另有3名勇士從新老渡口之間的仙人磴江面游水過江,爬上北岸余家溝敵人散兵壕側面的高地關刀巖。在2日天將拂曉正面開始攻擊之際,一槍將守壕敵軍連長打死,敵軍驚惶亂竄,伏在江邊水樹林內的我軍戰士趁勢往上沖擊,敵軍向其主力所在方向潰逃,敵人主力一個團不辨戰情就同時潰退,往思南、鳳岡方面逃去。我軍遂將扎好的竹筏連成浮橋,大軍全部過江,當晚進駐箐口。

        

         一槍打死敵連長,驚跑守敵一個團的故事,至今仍在烏江兩岸的百姓中傳頌著。

        

         “打下遵義,在那里過年才有味道呢! ” 

        

         到達靠近烏江猴鎮的時候,正是歲末。剛到這里毛主席就到中央軍委住的地方開會去了。警衛班的同志們忙著給毛主席安排住屋,那是一個四合大院。毛主席住北屋,共三大間。正間是會客室,屋頂上吊著一盞煤油燈,靠墻擺著一張古色古香的茶幾,兩旁擺著太師椅。東間是寢室,西間是辦公室,辦公桌是用兩條單檁對起來的,上面擺著文具和一部電話機。辦公桌的周圍加擺了二三十個方木凳,是準備給總部首長前來慶賀新年坐的。

        

         夜里10點鐘,毛澤東回來了,他看看房里的布置,笑著說:“怎么,過年的事都準備好啦!可我們不能在這里過年,還有比過年更緊要的事呢!我們要爭取時間打過烏江去!”說到這里,毛主席拍著身旁一個警衛員的肩膀,溫和地說:“我們是紅軍,對紅軍來說,什么事最要緊呢?現在就是打仗,消滅敵人,突破烏江很重要,你們覺得猴場就是個大地方嗎?不,大地方,我們中國多得很。遵義就比這里大,還有比遵義更大的呢。突破烏江,打下遵義,在那里過年才有味道呢!”說罷,毛澤東一邊打開文件,準備開始夜間的工作,一邊告訴警衛班的同志,他已在總部吃過飯,不必再為他準備了。第二天清晨,毛主席和部隊離開猴場向島江前進。

        

         遵義城是紅軍智取的。敵人在江邊敗退之后,直向通往遵義大道上的豬場(珠藏)逃竄。敵江防司令林秀生連司令部的文件電稿都顧不得要,帶著三個團的殘部往遵義方向逃去,我軍于三日下午占領豬場,并在該地宿營。

        

         這時我軍全部過河,向遵義追擊前進。與江界河同樣險峻的羊巖河,敵人也棄而不守,浮橋亦未及完全砍斷。我軍馬上把浮橋修好,經張王壩進駐團溪。5日從團溪向遵義城進發,急行軍80華里。我軍經龍坪至深溪水時,發現前面不遠有敵人的阻擊部隊,一舉將之包圍活捉,沒有一個漏網。經紅軍及時對被俘敵人進行宣傳教育,全體被俘人員異口同聲地說愿為紅軍效力。我軍以一部化裝為敵潰軍,由俘虜在前導引,深夜到達遵義南門,由俘虜上前叫門,守城敵軍這時還不知其城外守軍業已被俘,將城門打開后,敵軍才從夢中驚醒,我軍一擁而入,一陣槍炮聲,敵人狼狽逃竄。6日黎明,我軍遂全面占領遵義城。

        

         新春伊始,遵義會議放光芒 

        

         1935年新年伊始,紅軍到達了遵義城。當毛主席、朱總司令進城的時候,大街小巷張燈結彩,鞭炮震耳,人們夾道歡迎,高呼擁護紅軍、擁護共產黨的口號。

        

         黨中央在這里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這就是具有歷史意義的遵義會議。

        

         紅軍在遵義進行了休整,精簡了機關和后勤部隊,許多工作人員到連隊當戰士,充實了連隊的戰斗力。許多干部下放到連隊,加強了基層的領導,又丟掉了笨重的、不必要帶走的輜重。紅軍經過修整、整編,更是朝氣蓬勃,精神振奮。

        

         不久,紅軍離開遵義,經過桐梓、渡過赤水河。這一行動引起敵人極大的恐慌。四川軍閥急忙抽調兵力到川黔邊境布防,并封鎖長江、防止紅軍北渡和紅四方面軍匯合。這時毛主席指揮紅軍突然甩開敵人,重占桐梓、婁山關,回師遵義,一舉殲滅敵人20個團,紅軍部隊喜氣洋洋,出墻報、編快板、賦詩作歌,慶祝長征以來第一次大的勝利。

        

         遵義的工農群眾特別貧困,他們渴望翻身,打倒軍閥,只幾天就有5000多人參加了紅軍。

        

      網站編輯:朱琳瑄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japanese 日本丰满少妇|久久综合色播五月男人的天堂|久久婷婷品香蕉频线观2021|性BBBW欧美老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