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wǎng) > 黨建好書(shū)
    讓文學(xué)之花在山鄉綻放——吉林省農民作家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培訓班側記
    發(fā)表時(shí)間:2023-11-08 來(lái)源:中國作家網(wǎng)

      金秋時(shí)節,稻谷飄香。在吉林大地處處洋溢著(zhù)豐收喜悅的美好時(shí)節里。10月30日至11月1日,吉林省農民作家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培訓班在蛟河市舉辦,來(lái)自省內9個(gè)地區的51位農民作家代表,共赴一場(chǎng)別開(kāi)生面的文學(xué)盛宴,在收獲的季節里,采擷絢爛多彩的文學(xué)之花。

     

      “是耕耘者,也是奮斗者,更是書(shū)寫(xiě)者”

      開(kāi)班儀式上,吉林省作協(xié)黨組書(shū)記、副主席張麗向一直堅持文學(xué)夢(mèng)想、為吉林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增色添彩的農民作家學(xué)員送上了親切的問(wèn)候。她說(shuō):“吉林是農業(yè)大省,在向農業(yè)強省邁進(jìn)的道路上,廣大農民作家既是耕耘者,也是奮斗者,更是書(shū)寫(xiě)者。舉辦農民作家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培訓班是貫徹落實(shí)習近平文化思想的切實(shí)舉措之一,是“做人的工作”的具體行動(dòng),是培育鄉村文化人才、為美麗鄉村建設提供精神力量的重要實(shí)踐。她希望農民作家能夠珍惜寶貴的學(xué)習機會(huì ),在未來(lái)的文學(xué)創(chuàng )作道路上,做新時(shí)代山鄉巨變的記錄人、鄉村文化的傳播人、文學(xué)路上的圓夢(mèng)人,爭做新時(shí)代新農村搬不走的文學(xué)“輕騎兵”,以文學(xué)的方式匯聚起推動(dòng)吉林全面振興的磅礴力量?!?/p>

      蛟河市委市政府、市委宣傳部、市文廣旅局和市文聯(lián)對本次培訓給予了大力支持。蛟河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cháng)王麗艷表示,蛟河是一座山水之城,關(guān)東奇山拉法山、秋天童話(huà)紅葉谷、山水畫(huà)廊松花湖繪就了一幅美麗的山水畫(huà);也是一座文化之城,巴拉文化、漁獵文化、木幫文化、紅色文化,底蘊濃厚、綿遠流長(cháng),為蛟河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厚植了沃土。她誠邀全省的作家朋友,特別是農民作家朋友能夠常來(lái)蛟河,用文學(xué)的筆觸描繪蛟河的振興發(fā)展。

     

      “好的作品要寫(xiě)出生活的真意”

      “陽(yáng)光,大把的金子,把我裝幀成一幅風(fēng)景?!边@是農民作家高森林站在六月的玉米地中寫(xiě)給自己的詩(shī)句。作為一位土生土長(cháng)的農民詩(shī)人,他熱愛(ài)文學(xué)猶如熱愛(ài)土地,堅持寫(xiě)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筆記,已完成202本、14463篇。他的創(chuàng )作筆記還在繼續,正如他對文學(xué)的熱愛(ài)從未停止。他在開(kāi)班儀式上說(shuō):“真實(shí)的生活生發(fā)真實(shí)的思想情感。好的文學(xué)作品要融入生活,要寫(xiě)出生活的真意?!彼€不忘鼓勵農民作家要堅持自己的文學(xué)理想,讓文學(xué)成為照亮心靈之路的永恒光芒。

      “當聽(tīng)說(shuō)省作協(xié)、文學(xué)院要在蛟河舉辦農民作家培訓班,我非常高興。當聽(tīng)說(shuō)我的報名申請通過(guò)后,我更是激動(dòng)得難以入睡?!蓖跽讋傉驹谂_上,聲音略帶顫抖地說(shuō)。這是他第一次登臺,站在這么多人面前講話(huà),他分享了自己的創(chuàng )作之路:“我是一位養蜂人,開(kāi)始寫(xiě)作后,對所有事物都有了不同的感覺(jué),花鳥(niǎo)魚(yú)蟲(chóng)這些農民司空見(jiàn)慣的事物都與我有了關(guān)聯(lián),我的生活因文學(xué)不再枯燥無(wú)味,也因文學(xué)變得那么美好,我相信這就是文學(xué)的力量?!蓖跽讋傄延性?shī)歌作品在省市報刊發(fā)表,他是一位普普通通的養蜂人,但他釀出的蜂蜜應該會(huì )有不普通的味道——文學(xué)的味道。

     

      “以文學(xué)的名義奔赴到此”

      為切實(shí)幫助農民作家有效解決創(chuàng )作中遇到的瓶頸和難題,培育身在山鄉基層、飽含創(chuàng )作激情的寫(xiě)作力量,吉林省作協(xié)、文學(xué)院精心安排了培訓課程,邀請省內知名作家以授課和改稿相結合的方式,對學(xué)員有針對性地進(jìn)行輔導。吉林省作協(xié)副主席、散文委員會(huì )主任趙培光,吉林省作協(xié)副主席任白,吉林省作協(xié)副主席、文學(xué)院院長(cháng)王懷宇,分別以《把散文寫(xiě)好》《我們?yōu)槭裁葱枰?shī)歌》《新時(shí)代山鄉巨變背景下的小說(shuō)寫(xiě)作》為題,為學(xué)員帶來(lái)理論與實(shí)踐兼具的文學(xué)課。授課作家提出了散文要有突破、有智慧、有情懷、有文字的具體要求;帶領(lǐng)學(xué)員以讀詩(shī)的方式探尋詩(shī)歌本質(zhì),明晰詩(shī)歌寫(xiě)作的真正意義;傳遞了小說(shuō)要有獨特性的創(chuàng )作理念,希望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要站在以新時(shí)代為背景的大視角下,將真實(shí)的生活、真實(shí)的情感付諸筆端、融入作品,書(shū)寫(xiě)吉林大地發(fā)生的獨特而鮮活的故事。課上,三位老師還從立意選題、謀篇布局、語(yǔ)言表達等方面對學(xué)員提交的作品給予全面細致的點(diǎn)評。

      “對于我們農民作者而言,寫(xiě)作就如同在尋求另外一種活法,并在這種生命體驗中獲得內心的豐盈?!眲?chuàng )辦并主編蛟河市《山花農民報》的張曉英在課后頗有感觸地說(shuō),“每位老師的授課都深入淺出、有的放矢,每節課結束時(shí)學(xué)員們都還意猶未盡。這樣的培訓課不僅讓我們這些一線(xiàn)的農民作者拓展了文學(xué)視野,提高了寫(xiě)作能力,同時(shí)也堅定了對文學(xué)的堅定信念。我深信每一顆用文學(xué)滋養過(guò)的心靈都是高貴的心靈,即便我們是農民!”

      來(lái)自雙遼市東明鎮的史春培說(shuō):“各位老師高屋建瓴的授課與對改稿作品一針見(jiàn)血的指正,給了我醍醐灌頂般的點(diǎn)撥與指引??赡芪腋F盡一生也不能成名成家,但這并不影響我對文學(xué)的熱愛(ài)。文學(xué),讓我具備了‘站在煩惱里仰望幸?!哪芰?,或許這也正是我們放下所有,以文學(xué)的名義奔赴到此的真正原因?!?/p>

      “對這次專(zhuān)門(mén)為農民作家舉辦的文學(xué)培訓,我是萬(wàn)分珍視的。三堂文學(xué)課后,用受益匪淺、收獲頗豐。作為一名農民作者,能遇到名師點(diǎn)撥,能現場(chǎng)聆聽(tīng)老師的傳道、授業(yè)、解惑,能有拙作拙句得到老師的現場(chǎng)改稿,實(shí)乃人生一大樂(lè )事、幸事?!迸嘤柦Y束后,樺甸市公吉鄉的劉啟庭又回到了地里收玉米,但他說(shuō),他的心思還沉浸在老師們精彩紛呈的授課中,他是真舍不得離開(kāi)蛟河,離開(kāi)與文學(xué)相擁的美好時(shí)刻。

     

      “為鄉村振興鼓與呼”

      初雪為歡謠,再雪猶喜視。11月1日,蛟河迎來(lái)了冬天的第一場(chǎng)雪,在溫暖明亮的會(huì )場(chǎng)里,一場(chǎng)暢談當下、展望未來(lái)的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交流座談會(huì )在熱烈的氣氛中舉行,“土地”“山鄉巨變”“鄉村振興”“文學(xué)的力量”是出現最多的詞語(yǔ)。它們像接力棒一樣出現在每一位農民作家的發(fā)言中。

      松原市前郭縣的孫玉平說(shuō):“省作協(xié)、文學(xué)院為我們農民作者連續出版《吉林農民作家作品選》,發(fā)表了幾百位農民作者的作品,為我們這些最底層的文學(xué)愛(ài)好者提供了一個(gè)非常珍貴的展示作品的機會(huì ),作為其中的一員,我真心地道一聲:謝謝!”《吉林農民作家作品選》自2013年起,每年出版一本,是吉林省作協(xié)以文學(xué)的方式助力鄉村文化建設、賦能鄉村振興的重要舉措,收錄了農民作家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詩(shī)歌、散文等千余篇作品,是吉林農民作家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主要陣地,也是推動(dòng)他們不間斷進(jìn)行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助推器。

      “因為文學(xué)我重新認識到土地的博大與農民的偉大?,F在,我經(jīng)常用手中的筆記錄家鄉翻天覆地的變化,為鄉村振興鼓與呼?!备呖∠闳缡钦f(shuō)。

      李光蘭的家在臨江市鬧枝鎮,是一個(gè)在長(cháng)白山腳下、依山傍水的小山村。她說(shuō):“起步晚,基礎差,是我們農民作者普遍的共性問(wèn)題。受客觀(guān)因素的局限,我們的學(xué)習機會(huì )相對來(lái)說(shuō)也要少一些。所以我特別珍惜此次學(xué)習機會(huì )。今后,我會(huì )努力寫(xiě)好我們的鄉土文化,寫(xiě)好中國新農村的變化,為自己的家鄉代言,為鄉村振興貢獻自己的力量?!?/p>

      農民作家創(chuàng )作有客觀(guān)條件的局限,但也具有天然的地域優(yōu)勢?!昂芏嗳瞬娠L(fēng),都到我們農村。我們腳踩著(zhù)厚重的黑土地,身邊有那么多的素材可寫(xiě)!我們就用筆去描繪美麗的家鄉吧,描繪我們的山鄉巨變吧!”遲東晶充滿(mǎn)自信地說(shuō)。

      “農民是土地的承載者。鄉村振興、共同富裕,這些時(shí)代的標簽,需要農民作家作為一名見(jiàn)證者、記錄者用文字呈現給世界?!鼻f吉春說(shuō),“創(chuàng )作出反映新時(shí)代山鄉巨變的好作品,是我們每一個(gè)從田野走來(lái)的寫(xiě)作者義不容辭的責任?!?/p>

      趙迎華以一名作家的細膩與敏銳,看到了大家臉上不一樣的風(fēng)景,她說(shuō):“我們大多都是剛忙完地里的活計便匆匆趕來(lái),有的人手上還留著(zhù)尚未痊愈的傷痕,雖然都是風(fēng)塵仆仆的模樣,但大家面龐上的疲憊卻遮不住眼里的光,那里有對文學(xué)殿堂的向往,有對詩(shī)和遠方的追逐?!壁w迎華對未來(lái)充滿(mǎn)期待,“大地是我們永不枯竭的創(chuàng )作源泉,我們要把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之根深深地扎在故鄉的黑土地上,創(chuàng )作出更多更好的文學(xué)作品,為家鄉的文學(xué)版圖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p>

      “……我從田間走來(lái)/帶著(zhù)泥土的芬芳/還有/振興的鄉村靚麗的模樣”。來(lái)自通榆縣十花道鄉的李秀軍在座談會(huì )上大聲朗誦了他創(chuàng )作的詩(shī)歌, 詩(shī)的名字叫《告訴你,我驕傲的名字是農民》。這首質(zhì)樸深情、洋溢著(zhù)新時(shí)代新農民自信的詩(shī)歌,引起現場(chǎng)學(xué)員的共鳴。

      犁平阡陌,筆耕春秋。吉林農民作家以文學(xué)的方式為鄉村振興蓄力賦能。他們一邊耕耘大地,一邊仰望星空,詮釋了新時(shí)代、新農民的最美姿態(tài)。他們在白山松水間孕育文學(xué)的種子,努力讓吉林的山鄉大地遍開(kāi)文學(xué)之花。(作者:高瑩)

    網(wǎng)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wǎng)出品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