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lyj32"><dd id="lyj32"></dd></button>

          <blockquote id="lyj32"></blockquote>
        1. <mark id="lyj32"></mark><menu id="lyj32"></menu>

        2. <tt id="lyj32"><video id="lyj32"></video></tt>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3. 1.jpg
        4. 黨建網 > 《黨建》雜志
          敦煌:絲路明珠放光芒,傳承發展譜新篇
          發表時間:2024-03-05 來源:2024年第3期《黨建》雜志

          敦煌研究院

           

            敦者,大也;煌者,盛也。絲路重鎮敦煌,如歷史長河中的一灣清泉、一顆明珠,照鑒過去,也照耀未來。

            “敦煌我一直是向往的,河西走廊我是希望走到的?!?019年8月19日,習近平總書記甘肅考察首站就來到敦煌莫高窟,探尋古絲綢之路的奧秘。

            “心向往之”的背后,是至為深邃的思考。在考察的過程中,習近平總書記不時向工作人員詢問莫高窟的歷史淵源、文化傳承和文物保護等情況。

            在敦煌研究院座談時,習近平總書記認真聽取專家學者關于文物保護、文化傳承、文明互鑒的意見建議,仔細詢問游客數量及自然災害的影響,指出:“敦煌文化延續近兩千年,是世界現存規模最大、延續時間最長、內容最豐富、保存最完整的藝術寶庫,是世界文明長河中的一顆璀璨明珠,也是研究我國古代各民族政治、經濟、軍事、文化、藝術的珍貴史料?!鄙羁痰莱隽硕鼗秃我詠?、何以美、何以重要的深厚底蘊。

            

          何以敦大煌盛也

            漢唐時代,敦煌一直是中原通往西域的交通要道,也是絲綢之路上東西方貿易的中心和中轉站,史稱“華戎所交一都會”。自漢代以來,以儒家、道家為代表的中原文化不斷傳播到敦煌,并在這里生根和發展。隨著絲綢之路持續繁榮,敦煌成為一個國際性的大都市,來自中亞、南亞、西亞乃至地中海沿岸各國的商賈、使節、僧侶等云集敦煌,或經敦煌到達長安。而中原各地人士也源源不斷來到敦煌,或深入西域。商業與文化的來往與交流促進了敦煌文化的興盛。

            當佛教沿著絲綢之路傳入中國時,敦煌較早受到佛教文化的影響,從魏晉南北朝到隋唐時期,敦煌地區成為佛教繁榮之地,從公元366年起,莫高窟便開始了營建,并持續了一千多年。

            一千多年間中外文明交流互鑒,多元文化在敦煌和諧共生、碰撞交融,在石窟中留下歷史的印記。敦煌藝術的豐富特征,正體現了習近平總書記深刻總結的“文明因多樣而交流,因交流而互鑒,因互鑒而發展”的歷史規律。

            季羨林先生說過:“敦煌文化的燦爛,正是世界各族文化精粹的融合,也是中華文明幾千年源遠流長不斷融會貫通的典范?!?/p>

            只有充滿自信的文明,才會在保持自己民族特色的同時包容、借鑒、吸收各種不同文明?;仡櫠鼗臀幕磺Ф嗄甑陌l展歷程,正是由于堅定的文化自信,敦煌文化在兼收并蓄和交流互鑒中并沒有被“胡化”、被“西化”,反而使我們具有包容性的中華文化更加厚實、更加宏大。

            

          泱泱盛世獲重生

            在敦煌研究院藏經洞陳列館的石碑上,鐫刻著我國著名學者陳寅恪先生的慨嘆——“敦煌者,吾國學術之傷心史也”。

            1900年,一個偶然的發現,使敦煌這個西北邊陲小鎮再度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莫高窟道士王圓箓偶然間發現了一個藏經洞,里面封存著七萬多件珍貴文物。腐朽的清廷、動蕩的年代、洋人的掠奪……大量敦煌文物流失到英、法、俄等國,引起國外學者的關注,逐漸形成了一門“國際顯學”——敦煌學,可是,這對中國學術界來說是一段傷心史。

            盡管如此,中國學者們在極為艱苦的條件下,通過到國外翻拍、抄錄等方式,把敦煌文獻內容帶回國內,開始了敦煌學的研究。同時,以常書鴻為代表的優秀學子毅然放棄國外優渥的生活,回到祖國探索敦煌藝術的真諦。

            從1944年成立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到新中國成立后改名為敦煌文物研究所,再到1984年擴建為敦煌研究院,敦煌莫高窟可謂是鳳凰涅槃、浴火重生,敦煌學研究也迎來了新生。在時任院長段文杰的努力下,敦煌研究院積極開展國際合作,注重培養和引進專業人才;《敦煌研究》學術期刊于1983年正式創刊;敦煌研究院主辦的“敦煌石窟研究國際討論會”于1987年在莫高窟舉辦……敦煌學研究的中心徹底回歸祖國。

            1987年,莫高窟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保護名錄。此后,面對新問題,以樊錦詩為代表的一代代敦煌人不斷“解題”“破題”。為了讓敦煌莫高窟能夠永久保存下去,樊錦詩提出“數字敦煌”構想,用數字科技手段將文物“永久保存、永續利用”。此后幾十年,敦煌研究院加快了敦煌石窟數字化的進程,如今已走在了同行的前列。

            為了從人類文化遺產這個角度來管理敦煌莫高窟保護、研究和開放,2002年由樊錦詩牽頭起草并推動在甘肅省第九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一次會議通過的《甘肅敦煌莫高窟保護條例》,為國內文化遺產的法律保護樹立了典范。為了既能保護好文物,又能讓游客更好地觀看、體驗,樊錦詩提出將數字化資料制作成影片供游客欣賞。在黨中央、國務院和甘肅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敦煌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于2014年正式對外開放,形成了莫高窟新的參觀模式,有效破解了文物保護和旅游開發之間一度不可調和的矛盾。

            勇擔時代使命,一代代杰出的敦煌人為敦煌石窟保護、研究、開放的高質量發展探索出了一條行之有效的新路,使飽經風霜的敦煌得以重獲新生。

            

          感恩奮進開新局

            以敦煌文化為代表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幾千年精神血脈的象征,既需要薪火相傳、接續守護,更需要與時俱進、不斷創新。

            “努力把研究院建設成為世界文化遺產保護的典范和敦煌學研究的高地”——習近平總書記的諄諄囑托,為敦煌研究院做好新時代文物保護、學術研究、文化傳承工作指明了方向。

            感恩奮進,篤行實干。自此,敦煌研究院插上了騰飛的翅膀,敦煌再一次站在了歷史的關口,積聚著更強勁的發展動能。

            敦煌研究院加強文物保護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初步建成國內首個石窟寺監測預警省級平臺,實現院屬六處石窟監測信息共享,不斷提升文物保護科技水平。

            2020年,我國文化遺產領域首個多場耦合實驗室由敦煌研究院建成并投入使用,該實驗室主要由夏季倉、冬季倉、風雨倉等構成,可模擬零下30攝氏度到零上60攝氏度的溫度、10%—90%的相對濕度,以及風、雨、雪、太陽照射等一年四季的各種氣候條件,有效促進了我國不可移動文物的預防性保護研究。

            敦煌學的研究也在大踏步前進。敦煌研究院不斷拓展敦煌學研究的廣度和深度,在敦煌石窟考古研究、敦煌文獻研究、敦煌藝術研究等方面取得一系列豐碩成果,“敦煌石窟圖像專題研究”等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結項,出版的學術專著達40余部。于20世紀80年代創辦的國內最早的敦煌學專業學術期刊《敦煌研究》已出版超過200期,成為國際敦煌學界最有影響力的專業期刊和學術載體,榮獲第五屆中國出版政府獎期刊獎。敦煌論壇、《莫高窟與吳哥窟的對話》、《發現敦煌》……敦煌研究院集聚綜合優勢,推動敦煌文化研究向深向廣發展。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讓文物說話,讓歷史說話,讓文化說話。敦煌研究院在傳播弘揚敦煌文化上進行了諸多探索嘗試。根據游客參觀模式,推出了莫高窟虛擬體驗“飛天專線”和“敦煌建筑專線”,升級改造了數字展示中心影院;拍攝的《國家寶藏》《考古公開課》《開講啦》等節目收獲好評,“數字敦煌展——絲綢之路上的敦煌”、“飛天神韻·莫高精神”敦煌石窟文化藝術展、敦煌壁畫藝術精品高校公益巡展等各類展覽在國內外舉辦,開發的“云游敦煌”“數字供養人”等10余個小程序獲得廣大網友的持續關注,“指尖上的敦煌——九色鹿紙影繪本”教育推廣體驗項目榮獲2022“全球世界遺產教育創新案例獎”。

            2019年9月1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主席令,授予樊錦詩“文物保護杰出貢獻者”國家榮譽稱號。2024年1月19日,“國家工程師獎”表彰大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敦煌研究院文物保護團隊被授予“國家卓越工程師團隊”稱號。

            

          薪火相傳向未來

            2024年1月,2023年“大國工匠年度人物”發布,敦煌研究院研究員樊再軒入圍。

            自1981年到莫高窟從事壁畫修復工作,樊再軒在40多年的時間里只做了一件事:讓莫高窟的各類病害壁畫能夠再放光彩。很多人親切地稱呼他為“壁畫醫生”,他正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講述的“堅守大漠、甘于奉獻、勇于擔當、開拓進取”莫高精神忠實傳人中的一員。

            習近平總書記熱情褒揚這種精神,并號召大家不斷傳承發揚,將其具體體現在文物保護和利用事業的方方面面。

            源于“堅守大漠、甘于奉獻”,敦煌學研究取得新成果。2019年,《敦煌藝術大辭典》出版,這是第一部全面介紹和詮釋敦煌藝術相關內容及研究成果的大型工具書,是敦煌藝術的百科全書。2024年,《敦煌石窟全集》第二卷《莫高窟第256、257、259窟考古報告》正式出版,連同此前出版的第一卷,是目前石窟文物極為全面詳盡的考古報告,在石窟考古領域具有引領作用。

            源于“勇于擔當、開拓進取”,敦煌文物數字化工程取得新進展。2022年底,基于數字化成果,敦煌研究院正式上線了全球首個基于區塊鏈的數字文化遺產開放共享平臺“數字敦煌·開放素材庫”,將6500余份莫高窟等石窟遺址及敦煌藏經洞文獻的高清數字資源檔案面向全球開放。全球各地的學者、文化愛好者只需坐在家中輕點鼠標,就可輕松瀏覽高清圖像資料。

            此外,作為全國最大的石窟寺保護科研機構,敦煌研究院不僅將寶貴的“敦煌經驗”推廣應用于甘肅、西藏、新疆等?。ㄗ灾螀^、直轄市)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工程中,還走出國門為吉爾吉斯斯坦、緬甸等“一帶一路”國家的文物保護提供技術支撐。敦煌也被賦予“一帶一路”合作中“民心相通”的使命,自2016年開始,連續舉辦三屆絲綢之路(敦煌)國際文化博覽會,也為“一帶一路”合作提供著文化涵養。

            擇一事、終一生。如今,樊再軒雖然已經退休,但他仍然奔忙在文物修復保護的第一線,繼續耕耘著他的事業和理想。對敦煌文化的保護和傳承,他充滿信心,“我們新一代莫高窟人,還將繼續堅守在這里,守護千年文脈的根和魂”。

            “將敦煌學做強做大,為國爭光”“講好敦煌故事,傳播中國聲音”……

            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猶在耳畔,殷殷期望,催人奮進。一代又一代敦煌人牢記囑托,加強文物保護和利用,加強歷史研究和傳承,讓以敦煌文化為代表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不斷發揚光大。

            “在新的起點上繼續推動文化繁榮、建設文化強國、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在新時代新的文化使命召喚下,古老的敦煌綻放出青春的芳華,走進人們的心靈,走向世界的舞臺,為億萬中華兒女奔向光明燦爛的未來積淀起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

           ?。ㄘ熑尉庉嫞黑w明月)

          網站編輯:王博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japanese 日本丰满少妇|久久综合色播五月男人的天堂|久久婷婷品香蕉频线观2021|性BBBW欧美老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