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wǎng) > 理論闡釋
    以數智化轉型推動(dòng)農業(yè)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提升
    發(fā)表時(shí)間:2024-05-14 來(lái)源:光明日報

      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體學(xué)習時(shí)對新質(zhì)生產(chǎn)力作出系統性闡述:“它由技術(shù)革命性突破、生產(chǎn)要素創(chuàng )新性配置、產(chǎn)業(yè)深度轉型升級而催生,以勞動(dòng)者、勞動(dòng)資料、勞動(dòng)對象及其優(yōu)化組合的躍升為基本內涵,以全要素生產(chǎn)率大幅提升為核心標志,特點(diǎn)是創(chuàng )新,關(guān)鍵在質(zhì)優(yōu),本質(zhì)是先進(jìn)生產(chǎn)力?!鞭r業(yè)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是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在農業(yè)領(lǐng)域的具體呈現,其核心在于以科技創(chuàng )新為動(dòng)力,以數智化發(fā)展為手段,以農業(yè)經(jīng)濟全要素生產(chǎn)率提升為核心標志,擺脫傳統農業(yè)增長(cháng)方式,具有高科技、高效能、高質(zhì)量等特征。

      實(shí)踐證明,數智化技術(shù)的廣泛應用,可以實(shí)現農業(yè)技術(shù)創(chuàng )新突破、農業(yè)產(chǎn)業(yè)深度轉型升級、農業(yè)生產(chǎn)要素創(chuàng )新性配置,推動(dòng)農業(yè)向更高質(zhì)量、更可持續的方向發(fā)展。其一,數字化、智能化技術(shù)的應用,能夠改進(jìn)農業(yè)生產(chǎn)流程、提高產(chǎn)品質(zhì)量、降低成本,提升農業(yè)科技人員的創(chuàng )新效率,進(jìn)而實(shí)現更高效的生產(chǎn)。其二,利用數字技術(shù)促進(jìn)農業(yè)產(chǎn)業(yè)發(fā)展數字化,使數字技術(shù)成為推進(jìn)農業(yè)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核心力量,有助于在數實(shí)融合基礎上推動(dòng)農業(yè)產(chǎn)業(yè)升級,為農業(yè)產(chǎn)業(yè)振興全面賦能。其三,通過(guò)數字賦能實(shí)現農業(yè)生產(chǎn)要素的創(chuàng )新性配置,催生農業(yè)經(jīng)營(yíng)新模式,有助于推動(dòng)農業(yè)產(chǎn)業(yè)結構合理化、綠色化。

      由此可見(jiàn),隨著(zhù)科學(xué)技術(shù)的飛速發(fā)展,數智化業(yè)已成為推動(dòng)農業(yè)現代化、發(fā)展農業(yè)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關(guān)鍵力量。為進(jìn)一步有效運用數智化推動(dòng)農業(yè)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提升,可以從技術(shù)供給、人才培養、主體聯(lián)動(dòng)、科學(xué)治理幾方面著(zhù)手。

      完善基礎數字化設施,打造產(chǎn)業(yè)資源流通體系。完善的數字基礎設施是數字經(jīng)濟賦能農業(yè)產(chǎn)業(yè)價(jià)值實(shí)現的基礎。針對農業(yè)數字基礎設施支撐度欠缺的問(wèn)題,加強數字基礎設施建設是推進(jìn)農業(yè)產(chǎn)業(yè)的第一要務(wù)。加大對農業(yè)數字基礎設施建設的資金投入。建立由政府統籌、多元投資主體共同參與的投資新模式,通過(guò)政府與市場(chǎng)的協(xié)調配合,吸收社會(huì )資本補充農業(yè)產(chǎn)業(yè)資金投入的不足,加強農業(yè)數字基礎設施的專(zhuān)業(yè)化、集約化建設,避免由于基礎設施分散而導致的運營(yíng)效率低下。加強鄉村交通、物流等基礎設施的數字化建設。將數字技術(shù)應用至交通,使城鄉之間各要素快速流通,打通城鄉之間的地域限制;加快建設數字化的物流及倉儲系統,實(shí)現對物流、倉儲的數字化監測與管控,促進(jìn)產(chǎn)品的銷(xiāo)售,推動(dòng)數字經(jīng)濟在農業(yè)中的應用與推廣。搭建鄉村政府職能部門(mén)與農業(yè)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其他相關(guān)主體之間的數據共享平臺,促進(jìn)數據開(kāi)放流動(dòng)與融合共享,打造“網(wǎng)格化+數字化”的智慧管理平臺,促進(jìn)資金、技術(shù)、數據、人才等生產(chǎn)要素充分調動(dòng)和合理利用,更好利用數字技術(shù)創(chuàng )新發(fā)展農業(yè)產(chǎn)業(yè)。

      培養高層次數智化人才,構建創(chuàng )新人才支撐體系。高層次數智化人才是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發(fā)展的重要支撐。加快形成農業(yè)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必須加快培養引領(lǐng)現代化農業(yè)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數智化人才,讓數智化人才轉化為發(fā)展農村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引領(lǐng)者和推動(dòng)者。加大對鄉村本地數字人才的培養引導。對村民開(kāi)展系統的數字素養培育和技能培訓,提高村民的學(xué)習能力與認知水平,提升鄉村本地人才的數字素養和技能。同時(shí),引導流向城鎮的鄉村高素質(zhì)人才回鄉發(fā)展,縮小城鄉人才引進(jìn)之間的客觀(guān)差距,實(shí)現人才向鄉村流動(dòng)的目標。建立完善的數字人才激勵機制,吸引外來(lái)數字人才。加大對鄉村生活設施、文化產(chǎn)業(yè)、教育、醫療、環(huán)境等方面的建設,提升數字人才的薪資待遇,為吸引外來(lái)數字人才提供良好的外部環(huán)境。設定合理且穩定的獎勵機制、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業(yè)機制以及職業(yè)發(fā)展體系,吸引外來(lái)數字人才,壯大鄉村數字人才隊伍。創(chuàng )新數字人才培養模式,培養復合型數字人才。建立多元聯(lián)合的數字人才培養模式,由政府、學(xué)校、數字化企業(yè)多元聯(lián)合培養數字人才,持續激活鄉村數字化人才“引擎”。

      鼓勵創(chuàng )新技術(shù)合作,構筑多元主體聯(lián)動(dòng)體系。建立有效的合作保障機制。通過(guò)制定明確的合作協(xié)議、制定風(fēng)險管理策略、建立獨立的風(fēng)險評估團隊以實(shí)現各創(chuàng )新合作主體的風(fēng)險共擔。通過(guò)設立跨主體工作小組、共享資源池、定期召開(kāi)創(chuàng )新會(huì )議、定期展開(kāi)信用評估等方式實(shí)現部門(mén)間合作與約束。搭建創(chuàng )新產(chǎn)出和轉化的匹配機制。搭建“企業(yè)技術(shù)合作創(chuàng )新聯(lián)合體”“二次研發(fā)創(chuàng )新聯(lián)合體”和“共性技術(shù)研究創(chuàng )新聯(lián)合體”等多元創(chuàng )新匹配平臺,利用交易大數據對創(chuàng )新發(fā)展需求進(jìn)行分析和預測,將不同的技術(shù)創(chuàng )新需求分門(mén)別類(lèi),尋求創(chuàng )新知識與技術(shù)的預期持有方,利用人工智能、物聯(lián)網(wǎng)等技術(shù)引領(lǐng)建立多元合作創(chuàng )新平臺,推動(dòng)創(chuàng )新產(chǎn)出和轉化的高效匹配。構建創(chuàng )新成果共享與激勵機制。通過(guò)給予創(chuàng )新主體相應的知識產(chǎn)權保護、稅收優(yōu)惠、資金扶持等措施,激發(fā)其創(chuàng )新積極性和增強其成果轉化動(dòng)力。設立創(chuàng )新成果獎勵制度,對在創(chuàng )新合作中取得顯著(zhù)成果的主體進(jìn)行表彰和獎勵,推動(dòng)整個(gè)創(chuàng )新生態(tài)系統的持續發(fā)展。

      強化創(chuàng )新制度設計,形成科學(xué)治理保障體系。數智化在推動(dòng)農業(yè)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提升的同時(shí),也伴隨著(zhù)一些潛在風(fēng)險和挑戰,存在相關(guān)技術(shù)的法律規范缺失、資源壟斷以及數字生態(tài)難以有序治理的問(wèn)題,需要繼續完善數字技術(shù)的監管法規、預防數字技術(shù)壟斷風(fēng)險。完善數字技術(shù)的監管法規。制定涉農企業(yè)、行業(yè)和生態(tài)多個(gè)層面數字化建設的標準與規則,明確數據使用機制,健全數據保護制度,建立可信的數據存儲和傳輸系統。預防數字技術(shù)的壟斷風(fēng)險。制定農業(yè)數字資源開(kāi)放標準,以確保不同數字平臺和技術(shù)可以互通,降低進(jìn)入市場(chǎng)的壁壘。關(guān)注平臺型企業(yè)在農業(yè)領(lǐng)域的收購行為,以確保相關(guān)交易不會(huì )導致市場(chǎng)壟斷或限制競爭,減少潛在的壟斷風(fēng)險。搭建數智化共建共治平臺。制定全面的農業(yè)數字治理框架,確保各主體在數字化轉型中遵循一致的原則和標準,包括治理結構、責任分工、數據隱私、安全標準等的要求。在鼓勵主體自我監管和自律的基礎上建立獨立、權威、具備技術(shù)專(zhuān)長(cháng)的監管機構和審計機制,以監督數字生態(tài)的合規性和安全性。

      

     ?。ㄗ髡撸和貊析?,系武漢科技大學(xué)管理學(xué)院副教授、數字經(jīng)濟研究所所長(cháng))

    網(wǎng)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wǎng)出品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