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wǎng) > 理論闡釋
    以“楓橋經(jīng)驗”賦能生態(tài)文明法治建設
    發(fā)表時(shí)間:2024-05-15 來(lái)源: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報

      邁向中國式法治現代化與生態(tài)文明演進(jìn)交匯的新時(shí)代,以“楓橋經(jīng)驗”賦能生態(tài)文明法治建設,構建具有兼容性、系統性和實(shí)效性的中國自主的基層生態(tài)治理知識體系,無(wú)疑是堅持和發(fā)展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的重要內涵之一。

     

      新時(shí)代賦予“楓橋經(jīng)驗”新任務(wù)

      一是回應基層法治建設需求。從基層矛盾就地化解到推進(jìn)基層法治能力現代化,“楓橋經(jīng)驗”初心未變,即以人民滿(mǎn)意為導向,依靠群眾、集匯眾智,及時(shí)回應群眾訴求。滿(mǎn)足群眾的需求,也是推進(jìn)當前基層法治建設的重要基礎。

      二是破解基層法治建設難題。提升矛盾糾紛預防化解法治化水平,在法治軌道上保護群眾切身利益、破解基層法治建設難題,是“楓橋經(jīng)驗”歷久彌新的課題。我們要破解這一難題,從而最大程度獲取群眾認同和積極參與,為基層法治破難攻關(guān)匯聚強大合力。

      三是激發(fā)基層法治建設群智。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助力基層法治,仍需扎根基層,將黨中央和地方各級黨組織決策部署與基層法治建設有機結合?!皸鳂蚪?jīng)驗”能持續彰顯卓越的社會(huì )治理效果,關(guān)鍵在于聚群力以激群智。

     

      生態(tài)文明法治深化基層法治內涵

      首先,生態(tài)文明法治拓展了基層法治理念。生態(tài)文明法治不僅對基層法治提出新要求,更為基層法治注入新理念。以往的基層法治多限于人與人利益關(guān)系視角桎梏,生態(tài)文明法治則要求面向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將視角拓展至人與自然矛盾關(guān)系調整。

      其次,生態(tài)文明法治提升了基層法治標準。面向“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生態(tài)文明法治對基層法治提出更高標準。由此,基層法治不限于創(chuàng )造富足的物質(zhì)精神文化,更要承擔保障環(huán)境民生、促進(jìn)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法治使命。

      再次,生態(tài)文明法治豐富了基層法治領(lǐng)域。除傳統領(lǐng)域外,基層法治須將生態(tài)文明法治作為重要領(lǐng)域構成,并為其匹配相應的法治理論、政策法規、體制機制,推進(jìn)國家生態(tài)文明戰略目標實(shí)現。

      最后,生態(tài)文明法治優(yōu)化了基層法治成效。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中國式現代化對基層法治建設成效有著(zhù)高層次需求,要求塑造出生產(chǎn)發(fā)展、生活富裕、生態(tài)良好的文明樣態(tài),描繪出高水平保護、高質(zhì)量發(fā)展、高品質(zhì)生活的時(shí)代圖景。

     

      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的功能延伸

      一方面,以核心要義凝聚群體共識?!白⒅匕l(fā)動(dòng)和依靠群眾”是“楓橋經(jīng)驗”的核心內涵,是“楓橋經(jīng)驗”的精髓與靈魂。這對于推進(jìn)生態(tài)文明法治建設、實(shí)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亦是寶貴財富?!白⒅匕l(fā)動(dòng)和依靠群眾”的“楓橋經(jīng)驗”不僅有助于在基層生態(tài)治理中形成廣泛共識,而且可以在更大范圍和更深程度上為生態(tài)文明法治匯集力量,推進(jìn)構建中國自主的基層生態(tài)治理知識體系。

      另一方面,以目標引領(lǐng)激發(fā)群智共治?!爸卟蝗绾弥?,好之者不如樂(lè )之者?!敝黧w對客體的認可程度,決定其在與該客體發(fā)生聯(lián)系時(shí)的主觀(guān)態(tài)度。在生態(tài)文明法治建設過(guò)程中,因人民群眾的不同認知會(huì )產(chǎn)生不同行為,進(jìn)而帶來(lái)不同效果。因此,我們要充分發(fā)揮“楓橋經(jīng)驗”激發(fā)群智共治的功效,提升共建共治共享的生態(tài)文明法治建設效能,為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中國式現代化積極助力。

     

      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的視域拓展

      首先,生態(tài)文明法治對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提出新課題。從邏輯上而言,建設生態(tài)文明法治與堅持和發(fā)展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具有適配性,但這并不意味著(zhù)兩者能自發(fā)融合。事實(shí)上,既有經(jīng)驗與新生價(jià)值的融合,不僅需要在實(shí)踐中反復調適,還須有與之相適配的觀(guān)念和理論為支撐。這也是新時(shí)代生態(tài)文明建設中,如何堅持和發(fā)展“楓橋經(jīng)驗”的新課題。能否對此作出科學(xué)解答,不僅關(guān)系到新時(shí)代生態(tài)文明法治建設成效,也關(guān)系到“楓橋經(jīng)驗”的具體落實(shí)。

      其次,生態(tài)文明法治使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彰顯新價(jià)值。在工具價(jià)值層面,體現為促使治理行為抓早、抓小、抓源頭,使得治理成本更低、流程更短、質(zhì)量更高。在目標價(jià)值層面,體現為助力獲得更高質(zhì)量治理成果的目標達致,而這取決于對“楓橋經(jīng)驗”理解適用的價(jià)值構成。在生態(tài)文明價(jià)值目標指引下,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的新價(jià)值勢必因生態(tài)文明法治新領(lǐng)域的拓展而得以彰顯。

      最后,生態(tài)文明法治為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拓展新方法。生態(tài)文明法治不僅明確了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中國式現代化發(fā)展方向,更為新時(shí)代堅持和發(fā)展“楓橋經(jīng)驗”拓展了方法思路。在方法論層面,整體性與系統性協(xié)同共治的方法,無(wú)疑為共建共治共享的生態(tài)文明法治建設提供了新路徑。

     

      構建中國自主的基層生態(tài)治理知識體系

      第一,要呈現中國自主的基層生態(tài)治理知識體系的兼容性,為融合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與生態(tài)文明法治奠定基礎。中國自主知識體系“以中國為觀(guān)照、以時(shí)代為觀(guān)照,立足中國實(shí)際,解決中國問(wèn)題”,在繼承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同時(shí),蘊含巨大發(fā)展動(dòng)能?!皸鳂蚪?jīng)驗”是中國基層治理自主知識的典型樣板,具有本土性、自主性和知識性。而生態(tài)文明法治則強調,立足本土自然資源稟賦,實(shí)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法治樣態(tài),既囊括經(jīng)濟與環(huán)境衡平,亦強調代際環(huán)境公平與可持續發(fā)展。構建中國自主的基層生態(tài)治理知識體系,既要與 “楓橋經(jīng)驗”相銜接,亦要彰顯生態(tài)文明法治統合過(guò)往成果、指明未來(lái)方向的功效,從而實(shí)現兩者相融合。

      第二,要把握中國自主的基層生態(tài)治理知識體系的系統性,為融合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與生態(tài)文明法治明確使命。要構建中國自主的基層生態(tài)治理知識體系,須從多維度把握其系統性,進(jìn)而明確其具體任務(wù)和使命。知識體系是知識的體系化,根據知識在體系中的不同作用,可將其分為以下幾種:有關(guān)價(jià)值的知識,即知識體系所追求的價(jià)值目標;有關(guān)原則的知識,即宏觀(guān)層面上知識體系的運用準則;有關(guān)規則的知識,即具體情境中知識體系的運用方法;有關(guān)概念的知識,即構成知識體系的基礎單位。因此,要實(shí)現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與生態(tài)文明法治融合,構建中國自主的基層生態(tài)治理知識體系,就要在價(jià)值層面統合兩者的核心價(jià)值,在原則層面兼容兩者的指導原則,在規則層面打通兩者的規則模式,并形成與上述內容相匹配的概念體系。

      第三,要聚焦中國自主的基層生態(tài)治理知識體系的功能性,為融合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與生態(tài)文明法治夯實(shí)根基?!皸鳂蚪?jīng)驗”強調在基層治理中堅持群眾路線(xiàn)、就地解決問(wèn)題,生態(tài)文明法治則立足于經(jīng)濟與環(huán)境價(jià)值衡平、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中國自主的基層生態(tài)治理知識體系的功能定位,應是借助“楓橋經(jīng)驗”與生態(tài)文明法治融合,力求在法治軌道上預防化解復雜的生態(tài)環(huán)境矛盾糾紛,提升基層生態(tài)治理的法治化水平,切實(shí)回應生態(tài)文明與中國式法治現代化建設需求。明確這一功能定位,才能讓中國自主的基層生態(tài)治理知識體系成為融合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與生態(tài)文明法治的載體,為生態(tài)文明法治建設提供充分智力支持,彰顯“楓橋經(jīng)驗”與中國式法治現代化的新時(shí)代要義。

      

     ?。ㄗ髡撸衡^曉東,系浙江大學(xué)法學(xué)院、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研究院教授)

    網(wǎng)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wǎng)出品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