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wǎng) > 理論闡釋
    以公共服務(wù)優(yōu)質(zhì)共享扎實(shí)推進(jìn)共同富裕
    發(fā)表時(shí)間:2024-05-17 來(lái)源: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報

      公共服務(wù)優(yōu)質(zhì)共享是共同富裕的必要條件,沒(méi)有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的共同富裕是不完整的。只有不斷推進(jìn)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將相對弱勢群體的生存需要納入基本公共服務(wù)體系,確保弱有所扶,才能使共同富裕具有堅實(shí)的基礎,也更能體現社會(huì )主義的本質(zhì)要求和價(jià)值導向。

     

      有益于經(jīng)濟可持續發(fā)展

      馬克思認為“生產(chǎn)”對經(jīng)濟發(fā)展具有決定性作用,同時(shí)又指出“消費直接也是生產(chǎn),正如在自然界中元素和化學(xué)物質(zhì)的消費是植物的生產(chǎn)一樣”。經(jīng)濟要增長(cháng),就需要發(fā)揮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對于生產(chǎn)、分配、交換、消費等不同環(huán)節的積極作用。公共投資通過(guò)刺激中間物品的需求,推動(dòng)了經(jīng)濟發(fā)展,對經(jīng)濟增長(cháng)有正向影響。

      一是不同類(lèi)別的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帶動(dòng)相關(guān)產(chǎn)業(yè)發(fā)展?;A設施公共服務(wù)可以直接帶動(dòng)礦業(yè)、機械設備制造業(yè)、建筑業(yè)、電力、熱力、運輸倉儲郵政、信息傳輸、計算機服務(wù)和軟件業(yè)等產(chǎn)業(yè)的生產(chǎn);教育公共服務(wù)可以直接帶動(dòng)文化產(chǎn)業(yè)、機械設備制造業(yè)、建筑業(yè)以及其他制造業(yè)等產(chǎn)業(yè)的生產(chǎn);醫療衛生公共服務(wù)可以直接帶動(dòng)化工業(yè)、機械設備制造業(yè)、建筑業(yè)等產(chǎn)業(yè)的生產(chǎn);社會(huì )保障、就業(yè)等其他類(lèi)型的公共服務(wù)也都能帶動(dòng)相關(guān)產(chǎn)業(yè)的生產(chǎn)。

      二是公共服務(wù)通過(guò)提升人力資本實(shí)現機制推動(dòng)經(jīng)濟增長(cháng)。公共服務(wù)提升人力資本水平,從而優(yōu)化人力資本結構、提高勞動(dòng)生產(chǎn)率,推動(dòng)經(jīng)濟結構轉型升級,實(shí)現經(jīng)濟增長(cháng);公共服務(wù)提升人力資本配置效率,激發(fā)創(chuàng )新活力,從而推動(dòng)經(jīng)濟增長(cháng)。企業(yè)是創(chuàng )新的主體,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激勵更多人才向企業(yè)流動(dòng)、集聚,從而提高人力資本配置效率,進(jìn)而激發(fā)創(chuàng )新潛力,驅動(dòng)經(jīng)濟增長(cháng)。

      三是通過(guò)公共服務(wù)支出實(shí)現“擠入效應”促進(jìn)消費。消費水平的高低不僅取決于收入,也取決于邊際消費傾向的高低。如果個(gè)人在教育、醫療、養老等方面的負擔太重,未來(lái)支出壓力大,只能被迫“擠出”在其他商品和服務(wù)上的消費,導致邊際消費傾向下降。相反,教育、醫療、養老等公共服務(wù)支出的增加,能夠降低居民對未來(lái)預期的不確定性和公共服務(wù)支出壓力,減少預防性?xún)π?,提升邊際消費傾向,對居民消費產(chǎn)生“擠入效應”。公共服務(wù)提供的消費“擠入效應”,能夠暢通“國內大循環(huán)”,促進(jìn)經(jīng)濟增長(cháng)。

     

      再分配的重要途徑

      共同富裕的核心是在做大“蛋糕”基礎上分好“蛋糕”,關(guān)鍵是對效率和公平的兼顧,制定并落實(shí)合理的分配政策。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分配制度是促進(jìn)共同富裕的基礎性制度”。相關(guān)研究表明,依靠市場(chǎng)本身進(jìn)行的初次分配收入調節作用有限,不能實(shí)現新發(fā)展階段全體人民共享發(fā)展成果。共同富裕建立的基礎是有著(zhù)較大時(shí)空差異、結構性差異與均衡差異的全面小康社會(huì ),需要在城鄉之間、區域之間、群體之間實(shí)現均衡化發(fā)展?;竟卜?wù)均等化具有很好的再分配調節效應。

      基本公共服務(wù)由政府或政府委托的機構通過(guò)資金給付、物質(zhì)幫助或服務(wù)遞送,滿(mǎn)足社會(huì )成員的基本需要,尤其是解決弱勢群體的困難?;竟卜?wù)體系中許多項目的資金來(lái)自國家財政,主要部分來(lái)自納稅人所繳納的稅款,中高收入群體對國家稅收的貢獻相對較多。但是,基本公共服務(wù)的享受者是全體社會(huì )成員,而且高收入群體是不享受其中某些項目的,因而由財政出資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務(wù)項目有顯著(zhù)的收入再分配效應。

      針對老年群體,要提高基本養老等社會(huì )保險服務(wù)的保障能力,促進(jìn)康養結合的新式養老服務(wù),增加公共文化體育服務(wù)的供給,促進(jìn)養老服務(wù)消費,讓老年人過(guò)上有保障、有康養、有文化娛樂(lè )活動(dòng)的生活。針對中青年群體,要增加就業(yè)機會(huì ),提高人力資源的配置效率;此外,通過(guò)擴大基本住房保障的覆蓋面,減少這類(lèi)人群的基本生活支出。針對少年群體,通過(guò)均等、優(yōu)質(zhì)的基本公共教育服務(wù),提高受教育年限與接受職業(yè)教育、高等教育的可能性,發(fā)揮教育促進(jìn)社會(huì )階層流動(dòng)上升的作用。針對婦老幼殘等特殊群體的公共福利項目,本質(zhì)上是中高收入群體對弱勢群體的幫助。

     

      為共同富裕營(yíng)造穩定社會(huì )環(huán)境

      一方面,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能發(fā)揮社會(huì )矛盾“緩沖器”的作用,能夠帶來(lái)穩定的社會(huì )環(huán)境,從而為經(jīng)濟平穩健康發(fā)展提供保障。綜合學(xué)者們的研究來(lái)看,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對經(jīng)濟增長(cháng)具有“直接拉動(dòng)效應、間接拉動(dòng)與推動(dòng)效應、正外部性效應”。另一方面,公共服務(wù)為共同富裕提供精神力量?;竟卜?wù)大量?jì)热蓐P(guān)涉的是社會(huì )指標,內蘊了中國式現代化的基本特征。2012年國務(wù)院印發(fā)實(shí)施的《國家基本公共服務(wù)體系“十二五”規劃》,明確了基本公共服務(wù)的“核心范圍”包括基本民生領(lǐng)域、公益性事業(yè)領(lǐng)域以及與人民生活環(huán)境相關(guān)的公用設施、環(huán)境保護、公共安全等領(lǐng)域及其“擴展范圍”。2017年國務(wù)院印發(fā)實(shí)施的《“十三五”推進(jìn)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規劃》,對基本公共服務(wù)的范圍進(jìn)行了一定的調整,調整為基本公共教育、基本勞動(dòng)就業(yè)創(chuàng )業(yè)、基本社會(huì )保險、基本醫療衛生、基本社會(huì )服務(wù)、基本住房保障、基本公共文化體育、殘疾人基本公共服務(wù)8個(gè)領(lǐng)域的80個(gè)項目。2021年國務(wù)院印發(fā)實(shí)施的《“十四五”公共服務(wù)規劃》將基本公共服務(wù)確定為“幼有所育、學(xué)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優(yōu)軍服務(wù)保障、文體服務(wù)保障”。

      基本公共服務(wù)的內容是隨著(zhù)社會(huì )變化而動(dòng)態(tài)調整的,體現了從“物質(zhì)文化生活需要”到“美好生活需要”的嬗變。共同富裕的“文化”屬性與“精神”含量,標示了中國式現代化模式超越了“增長(cháng)至上”“資本至上”的西方現代化模式,是人類(lèi)文明進(jìn)步的新形態(tài)?;竟卜?wù)均等化通過(guò)不斷提升精神生活共同富裕的實(shí)現程度,為共同富裕提供了現實(shí)可能性與歷史必然性。從現實(shí)可能性來(lái)看,通過(guò)基本公共服務(wù)高質(zhì)量供給,提供多樣化、多層次、多方面的精神內容,實(shí)現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需要的期盼,持續促進(jìn)人的全面發(fā)展,共同富裕就會(huì )取得實(shí)質(zhì)性進(jìn)展;從歷史必然性來(lái)看,隨著(zhù)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的深入推進(jìn),持續為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事業(yè)提供價(jià)值引導力、文化凝聚力、精神推動(dòng)力,共同富裕必定能夠實(shí)現。

     

      判斷標準和實(shí)踐效果表征

      共同富裕的成效如何,要從發(fā)展的平衡性、充分性看,要從收入分配差距變化看,也要從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看,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是共同富裕的關(guān)鍵判斷標準和實(shí)踐效果表征。

      從數量看,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要滿(mǎn)足基本物質(zhì)生活的需求。共同富裕時(shí)間有先后、程度有高低、地區有差異,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同樣如此。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我國經(jīng)濟社會(huì )取得了卓越的發(fā)展成就,為基本公共服務(wù)提供了可靠的保障,人民基本物質(zhì)生活需求得到了較好滿(mǎn)足,但目前仍存在一些特殊群體面臨基本物質(zhì)生活資料相對短缺的困境。因此,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首先要滿(mǎn)足包括這些特殊群體在內的所有群體的基本物質(zhì)生活需求。要在共享理念的指導下,確保所有群體都能享受到一定標準的公共服務(wù),盡量縮小公共服務(wù)的水平差異、區域差異;要著(zhù)力補齊民生短板,破解民生難題,兜牢民生底線(xiàn),辦好就業(yè)、教育、社保、醫療、養老、托幼、住房等民生實(shí)事,提高基本公共服務(wù)可及性和均等化水平。

      從質(zhì)量看,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要適應人民群眾對于高品質(zhì)生活的需求。在新時(shí)代,人民群眾在實(shí)現基本物質(zhì)生活需求之后,會(huì )追求更高品質(zhì)生活,包括更滿(mǎn)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會(huì )保障、更均衡優(yōu)質(zhì)的教育、更高水平的醫療衛生服務(wù)、更舒適的居住條件、更優(yōu)美的環(huán)境等。共同富裕的成效如何,需要通過(guò)基本公共服務(wù)的實(shí)現水平和程度來(lái)體現。共同富裕是人民群眾物質(zhì)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要求基本公共服務(wù)內容不斷豐富完善。因此,城鄉基本公共文化服務(wù)均等、優(yōu)質(zhì)供給,也是檢驗共同富裕成色的重要內容。

      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既是共同富裕的重要內容,又是促進(jìn)共同富裕的有力抓手。公共服務(wù)不僅具有收入分配功能,也具有經(jīng)濟增長(cháng)功能,既是“分好蛋糕”的機制,也具有“做大蛋糕”的內涵。

      

     ?。ㄗ髡撸簭埿忝?,系浙江省社會(huì )科學(xué)院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員)

    網(wǎng)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wǎng)出品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