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wǎng) > 理論闡釋
    中國新能源產(chǎn)業(yè)助推全球綠色發(fā)展
    發(fā)表時(shí)間:2024-05-27 來(lái)源:光明網(wǎng)-《光明日報》

      在綠色發(fā)展理念指引下,中國新能源產(chǎn)業(yè)通過(guò)多年自主技術(shù)創(chuàng )新、供應鏈整合以及生產(chǎn)成本控制,已發(fā)展成為技術(shù)先進(jìn)的新興產(chǎn)業(yè),形成了規模優(yōu)勢、成本優(yōu)勢和較完整的供應鏈優(yōu)勢。中國的新能源產(chǎn)品作為具有強大競爭力的市場(chǎng)新熱點(diǎn)和外貿新寵,已成為新的經(jīng)濟增長(cháng)點(diǎn)。在全球轉向低碳生產(chǎn)生活方式的大趨勢下,高技術(shù)、高附加值、節能環(huán)保的綠色產(chǎn)業(yè)方興未艾。

      中國新能源產(chǎn)業(yè)快速發(fā)展的背后,是中國積極調整經(jīng)濟發(fā)展模式,踐行生態(tài)文明理念,履行《巴黎協(xié)定》義務(wù)。然而,近期美國一些別有用心的政客卻大肆渲染所謂的“中國新能源產(chǎn)能過(guò)?!闭?。一個(gè)產(chǎn)業(yè)的產(chǎn)能是否過(guò)剩,是由全球供需關(guān)系、世界各國的發(fā)展規劃以及發(fā)展方式?jīng)Q定的,不能任由某一個(gè)國家主觀(guān)臆斷。中國的新能源產(chǎn)業(yè)不僅沒(méi)有產(chǎn)能過(guò)剩,反而作為新興產(chǎn)業(yè)和朝陽(yáng)產(chǎn)業(yè)具有廣闊的應用空間和發(fā)展潛力,可滿(mǎn)足世界各國的市場(chǎng)需求,助推全球低碳轉型和綠色發(fā)展。

      首先,從全球市場(chǎng)需求來(lái)看,中國的新能源產(chǎn)業(yè)惠及全球。目前世界各國的能源結構以化石能源為主。由于化石能源的地理分布特性和儲量差異,大多數國家只能長(cháng)期依賴(lài)進(jìn)口。發(fā)展中國家由于工業(yè)化程度和研發(fā)投入、技術(shù)水平的局限,加之自然稟賦的差異,在能源產(chǎn)品的生產(chǎn)、消費以及能源結構優(yōu)化方面比較落后。中國的新能源產(chǎn)業(yè)有技術(shù)、有能力協(xié)助廣大發(fā)展中國家優(yōu)化產(chǎn)業(yè)和能源結構,少走傳統工業(yè)化發(fā)展過(guò)程中對環(huán)境“先破壞再修復”的彎路,降低生產(chǎn)生活成本,實(shí)現跨越式的綠色發(fā)展和可持續發(fā)展。

      發(fā)達國家到了工業(yè)化后期,開(kāi)始重視能源結構的升級優(yōu)化與生態(tài)環(huán)境的保護。一些國家在發(fā)展戰略引導和政策扶持下,已經(jīng)在新能源領(lǐng)域擁有了先進(jìn)的技術(shù)能力與技術(shù)儲備,但在原材料、供應鏈、生產(chǎn)成本、研發(fā)投入、利潤率等各方面并不具有明顯優(yōu)勢。發(fā)達國家在新能源領(lǐng)域的巨大市場(chǎng)需求無(wú)法做到自給自足,中國的新能源產(chǎn)業(yè)在全球市場(chǎng)具有極大的應用空間和市場(chǎng)潛力。

      其次,從各國發(fā)展規劃來(lái)看,能源轉型與綠色低碳發(fā)展已成為全球大趨勢。以歐盟為例,歐盟先后通過(guò)《歐洲能源供應安全戰略》《里斯本戰略》《歐洲能源政策》《歐洲2020戰略》《綠色協(xié)議產(chǎn)業(yè)計劃》《促進(jìn)清潔能源投資倡議》《歐洲風(fēng)電行動(dòng)計劃》等一系列政策措施,成立能源總局,逐步確立了以能源供應安全為基礎、以節能減排為核心、以經(jīng)濟發(fā)展為目標的總體規劃。發(fā)展新能源已成為歐盟的工作重點(diǎn)之一。歐盟打出環(huán)境保護、能源轉型和經(jīng)濟發(fā)展的“組合拳”,催生了后工業(yè)時(shí)代的能源革命,歐盟的可再生能源保持擴張態(tài)勢。去年5月,歐盟風(fēng)能和太陽(yáng)能兩種主力可再生能源在發(fā)電中的貢獻率首次超過(guò)化石燃料,實(shí)現了歷史性突破。

      日本將開(kāi)發(fā)利用新能源作為國家能源戰略,不斷進(jìn)行新能源技術(shù)創(chuàng )新,力圖調整能源結構,轉變傳統能源經(jīng)濟,實(shí)現能源多樣化。美國政府也強調能源安全、經(jīng)濟增長(cháng)、延緩氣候變暖等齊頭并進(jìn),將新能源產(chǎn)業(yè)作為美國經(jīng)濟增長(cháng)和提升競爭力的重要一環(huán)。

      去年12月舉辦的第28屆聯(lián)合國氣候變化大會(huì )達成共識,即國際社會(huì )必須加速氣候行動(dòng),全面落實(shí)《巴黎協(xié)定》,各國政府和企業(yè)要采取實(shí)際行動(dòng)兌現減排承諾。大會(huì )共識表明,低碳轉型、綠色發(fā)展已是大勢所趨,不可逆轉。中國的新能源產(chǎn)業(yè)不僅能豐富全球的能源供給,還有助于推動(dòng)全球的低碳轉型和綠色發(fā)展進(jìn)程,幫助相關(guān)國家早日兌現“雙碳”承諾,實(shí)現《巴黎協(xié)定》目標。

      最后,從經(jīng)濟發(fā)展的方式來(lái)看,大多數國家的發(fā)展模式已發(fā)生巨大變化,從追求量的高速度增長(cháng)逐步轉向重視質(zhì)的高質(zhì)量發(fā)展。推動(dòng)低碳化、綠色化是走向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必然選擇。這是中國實(shí)現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途徑,也是世界各國在新時(shí)期實(shí)現可持續發(fā)展的不二選擇。中國與其他大多數發(fā)展中國家一樣,目前正處于轉型期,需要破除資源瓶頸,從過(guò)去低水平、高能耗的粗放型發(fā)展轉向以質(zhì)取勝、可持續的高質(zhì)量發(fā)展,走向低碳綠色的發(fā)展之路。新能源產(chǎn)業(yè)是高質(zhì)量發(fā)展和永續發(fā)展的必由之路。中國的新能源產(chǎn)業(yè)有能力為推動(dòng)全球高質(zhì)量綠色發(fā)展提供優(yōu)質(zhì)產(chǎn)品,滿(mǎn)足市場(chǎng)需求。

      總之,從全球市場(chǎng)需求和國家發(fā)展規劃、經(jīng)濟發(fā)展邏輯來(lái)看,新能源產(chǎn)業(yè)作為新興產(chǎn)業(yè)和朝陽(yáng)產(chǎn)業(yè)具有廣闊的應用空間和市場(chǎng)潛力。國外研究結果表明,產(chǎn)能利用率、庫存、利潤率等產(chǎn)業(yè)指標均未顯示中國新能源產(chǎn)能過(guò)剩。中國的新能源產(chǎn)業(yè)不僅為全球提供了良好的能源替代方案,增加和豐富了能源供給,還拉動(dòng)著(zhù)新的市場(chǎng)需求。未來(lái),中國的新能源產(chǎn)業(yè)具有巨大的深耕空間和發(fā)展潛力,能夠助推全球能源的低碳轉型,促進(jìn)各國綠色發(fā)展,有助于《巴黎協(xié)定》的落實(shí)以及消費者福祉的提升。中國新能源產(chǎn)業(yè)的壯大有著(zhù)現實(shí)的市場(chǎng)需求和未來(lái)的發(fā)展意義。

      近期,美國一些政客為了抹黑和打壓中國新能源產(chǎn)業(yè),編造所謂的“中國新能源產(chǎn)能過(guò)?!闭?,在輿論上歪曲貶低、在供應鏈上尋求脫鉤、在需求端上試圖阻撓。事實(shí)上,這一謬論不過(guò)是美國在其霸權衰落、本國制造業(yè)空心化、研發(fā)生產(chǎn)成本高企、利潤率低下的情況下,針對中國新能源產(chǎn)業(yè)強大的全球競爭力拋出的荒謬可笑的保護主義盾牌。所謂“出口多就是產(chǎn)能過(guò)?!钡恼擖c(diǎn)明顯違背國際貿易基本原理。不管是絕對優(yōu)勢理論、比較優(yōu)勢理論還是新生產(chǎn)要素理論、動(dòng)態(tài)貿易理論,都是中國新能源產(chǎn)業(yè)強大國際競爭力的最好注解。

      此外,所謂中國新能源產(chǎn)業(yè)“產(chǎn)品暢銷(xiāo)依靠的是國內補貼”“產(chǎn)能過(guò)剩導致不公平競爭”“扭曲全球市場(chǎng)”等論點(diǎn),則罔顧中國新能源產(chǎn)業(yè)自主創(chuàng )新、艱苦打拼、發(fā)展壯大的事實(shí),是典型的“雙標”言論和惡意詆毀。長(cháng)期以來(lái),美歐日工業(yè)品形成了壟斷世界市場(chǎng)的局面,美歐日生產(chǎn)的芯片、汽車(chē)、家電、飛機等產(chǎn)品大量出口形成巨額貿易順差是不爭的事實(shí)。美國于去年開(kāi)始實(shí)施《通脹削減法案》,對電動(dòng)汽車(chē)、電池和可再生能源項目提供3690億美元的巨額補貼,這才是通過(guò)補貼導致不公平競爭和全球市場(chǎng)扭曲的政策。該法案不僅會(huì )增加通脹風(fēng)險,還會(huì )阻礙資源的全球優(yōu)化配置,干擾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

      從本質(zhì)上看,美國政客渲染的所謂“中國新能源產(chǎn)能過(guò)?!闭?,其實(shí)就是“中國威脅論”的變種,是美國日薄西山的產(chǎn)業(yè)競爭力的自我暴露,注定將消散于世界發(fā)展的潮流中。產(chǎn)業(yè)的興起和發(fā)展扎根于市場(chǎng)的供求關(guān)系、國家的發(fā)展規劃、貿易的公平替代,以政治手段和輿論攻勢打壓一國產(chǎn)業(yè)的做法終究抵不過(guò)市場(chǎng)經(jīng)濟原理和國際貿易規則。

      點(diǎn)合作之燈,走共贏(yíng)之路,才是發(fā)展之正道。

     

      《光明日報》(2024年05月26日 08版)(作者:金英姬,系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

    網(wǎng)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wǎng)出品

    友情鏈接